烟火尘世:爵士岛的最后一杯咖啡

时间:2018-12-06 13:39:46   |    其他故障   |   

1

  A城很小,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不过一条路,47号是一家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男鞋店,它实在没有什么大噱头,国产的二流品牌,面积小,装潢也并不考究却因为有了唐微,生意便让周边其他男鞋店的老板眼红,甚至有几家偷偷的跟唐微说,只要肯过去,愿意出双倍的薪水,并不是因为她有多会推销的本事,只是因为她有张美丽的脸。

  可是她不肯,她工作并不是为了钱,只是打发时间,不致太过无聊,管他薪水多少,高低上下也差不了几百块钱。她有个在北京工作的老公,原先她也是在北京的,可是那儿人生地不熟,终日在家没个朋友的,着急,又日夜牵挂着A城的亲戚朋友,就回来了,老公每个月往家里寄些家用,她在鞋店只上半天班,余下的时间就跟姐妹一起喝茶、逛街,倒也快活。

  跟高行该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呢,好像他最先最只是个顾客,来买鞋,一口气买了五双。唐微一边替他把鞋包起来,一边笑着说,你不是把几年的鞋一起都买了吧。他就那么坦然地说,我喜欢,就买。常有顾客借着买鞋跟唐微套点近乎,唐微也习也为常,可像这样的还是头一回。不过毕竟只是个顾客,唐微浅浅笑笑便罢,倒是同班的那个女孩阿青羡慕得要命,看着他的背景许久:哎,这个男人还真有意思呢。

2

  后来,高行便常来,有时候一个人,有时候还带别人来,有时候买,有的时候只是来逛逛。来的都是客,就算别人不买,高玮也没有理由把客人往外赶,何况这还是一位“老客户”,这天,高行来的时候刚好唐微正收拾东西准备下班,他便盛情相邀:如果待会没事的话,一起去喝杯咖啡,怎么样?唐微正欲拒绝,阿青便兴冲冲的答应:好啊好啊,我们刚才正想着待会干嘛去呢!见唐微犹豫不决,便拉她,去嘛去嘛,有我在,还怕他吃了你呀。

  于是,阿青走中间,唐微和高行分别在她的两旁,高行问,去哪?唐微不答,阿青说随便。高行又问,这附近刚开一家爵士岛,环境不错,去那吧。唐微还是没作声,阿青连连点头,okok,就去那。如果陌生人与他们擦肩而过,真以为阿青才是这三个人的重点。

  落座后同样也是如此,唐微几乎不发什么言,只听阿青眉飞色舞的跟高行聊天,问这问那,像个急于知道对方身家几何的恨嫁女人。唐微静静地坐在一旁,事不关己的慢慢喝一杯摩卡。不过,在洗手间,阿青悄悄告诉唐微,唐姐,我有点喜欢他,下次他要是再约我们,就算是为了我,你也不要拒绝啊。

3

  为了阿青的幸福,唐微似乎有了跟高行同坐的理由。况且,阿青那张大嘴巴早已经把唐微和她那在北京的老公说了n次,唐微想过,知道自己是结过婚的人,高行总不可能还对自己有什么想法吧,再说,可能人家也是为了阿青,所以拿自己做个幌子而以,这么一想,便坦然了。

  渐渐,她发现,高行的确是个有意思的人,他风趣、幽默,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经过他的转叙便变得,逗得她和阿青两人笑到喷饭,而且他细心、体贴,每次来店里,总会带些小零食,诸如薯条、话梅、酸奶之类,但距离一直都是不近不远。有一次,唐微从爵士岛出来,在楼梯上崴了脚,高行便送她回家,坐在车上,高行说,下次去喝茶,可不可以不要再带阿青一起。像是一个暗示,唐微一下子慌乱,说,可是……其实连她自己恐怕也不清楚自己要说什么,高行却一下子接过去:“我不介意!”

  他不介意什么呢?不介意自己已经结过婚,还是不介意自己不能给他所需要的爱情。唐微也不清楚,却像被施过咒语,意乱情迷。慌张过后,唐微还是摇头:“不可以,我是不会单独去跟你见面的,你还是对阿青好些吧。”高行说,你明明知道阿青只是幌子,而且我一点也不喜欢那个人,但是如果,这样能让你心安理得一些,我无所谓了。”

  高行一直送她到楼上,到了次层,停住,说,你自己上去吧,要不然别人看见会误会的,说完看了看她,便转身走了。唐微怔在那儿好久,心突然就跳起来,回到家里,一夜辗转反侧,不能入眠。她甚至想,如果,自己还没有结婚,遇到高行会怎样?

  但,一切只是如果,婚姻就像给自己打了个标签“此花已有主”,时时提醒着自己,也提醒着别人,有一个与她结发的男人在远方。既然不能成为什么,那就成个朋友吧,朋友有时候是很广义的词,不能相爱的两个人,也能成朋友。

4

  高行常常会在晚上打电话过来,一聊就是一两个钟头,他的理由是,既然不能单独相见,但总有些不想叫人听的话要说,打电话是最好的方式之一。唐微没有拒绝,况且她真的很需要很需要找一个人倾诉,老公在北京,每每打电话超过三分钟,就会说,挂了吧,长话很贵的,说到后来,唐微觉得都没有什么话可以说了,无非是最近我很好,家里人也都很好,我很想你之类的泛泛之辞。不像高行,每天都有新鲜话题,他可以夸她今天的衣服很美,说身边发现的笑话--没准那个人唐微还认识。就这么说着说着,突然有一天,唐微就觉得他们说的太远了,高行说昨天我又梦见你了,他居然用了一个又字!

  唐微极力的想要撮合阿青跟高行在一起,甚至邀他们俩一起来家里吃饭,然后把客厅留给他俩,自己在厨房里忙东忙西。切茄条,却按捺不住要去听到客厅里的动静,听他们有说有笑,心里一急,竟把手拉出一条口子,忍不住失声惊叫。这一叫不要紧,最先冲进来的是高行,看见唐微手上的鲜血,二话不说便把手指含到口里。阿青随后跟来,见这一幕,尴尬笑笑,说我下去买创口贴。

两个人在厨房里就那么拥吻下去,打翻一地锅碗瓢盘。

5

 %20虽然唐微后来也说,再也不要有下次,可三个人心里都有数,还是变了,一切都变了,可谁都不说。直到有一天,阿青突然说,唐微,你知道吗,高行是有老婆的。

  有些晕眩,怎么可能?

  怎么会没可能,我有个朋友刚好认识他,那天无意中说起来,他不仅有老婆,还有孩子。

  唐微不敢相信,打电话找高行对质,想了半天辗转问出,那边竟泰然回应:“嗯,是啊!”

  一时间,唐微觉得荒唐之极,快要窒息:“那你为什么……”

  “我没有机会说而已,再说,这重要吗?”

  唐微怔住,这重要吗?无论他结婚与否,自己都不可能跟他在一起,为什么听到他结婚了,会有这么大的反应?赁什么要求他是清清白白的单身?是因为增加了自己的内疚,还是感觉自己的身价一下子跌了下去?

  “你知道吗,我对她只有责任,没有感情。若不是孩子,我早就跟她离了婚。但是跟你在一起不同,就像是初恋一般,真的,我只想安安静静的握着你的手而已……”听着听着,唐微持着话筒的手掌沁出汗来,为什么女人这么不中用,明明知道不可信不可信,可为什么心里还会像有一只温暖的手轻轻的抚摸下去。

6

  真像是回到了初恋。唐微会和高行一起去看电影,去爵士岛喝咖啡,晚上去湖边看星星,最多只是牵手,连吻都没有再吻过。有时候,唐微接到老公的电话会有愧疚,可是自己真的并没有做太过分的事啊,就当是多个好朋友了。

  当然,高行也会有忍不住的时候,不过每次都被唐微巧巧地挡开。有一回,高行喝多了点儿酒,送唐微回家,在她家楼下的阴影里,紧紧的抱住她不肯放,一嘴酒气的在唐微耳边说:“我想要你。去你家好不好?”唐微被他弄的都有些心慌意乱,但又不能允许自己继续放纵,抱着高行的胳膊请求:“我不想走得太远,我们只谈爱,不谈性,好不好?”高行看了她很久,有些失望地摇摇头:“算了算了,你回去吧。”

  一次,两次……被拒绝的次数一多,高行也有些烦躁起来。有一次更忍不住抱怨:“你又不是纯情少女,大家都是过来人了,这有什么?”唐微像是不认识他一般,觉得受到了亵渎。

  那次之后,高行跟她的联系变得稀少起来,很久才会打个电话过来,说些望梅止渴的话。起初,唐微有些难受,觉得他怎么可以这样?可日子一长,便自欺欺人地想,自己也有不对的地方,给了他希望却不给他故事,再说,这样电话诉衷肠未尝不是件更好的办法!

  隔了大概三个多月,高行突然约她去爵士岛,思念甚深地唐微欣然前往,同往常一样,叫一杯摩卡。

  开始聊了很多暧昧的话,唐微迷迷糊糊,高行说,我们是什么关系?唐微红着脸不答。高行问是好朋友吗?唐微点头。高行又说,那你肯不肯帮我一个忙。唐微说,什么忙,我能帮上的一定帮。

  你能不能借我两万块钱?

  像是一桶凉水,把唐微从头到脚彻底惊醒:“什么,借钱?”她在心里突然笑起来,想到若干年前,自己曾经也借过钱给一个男人,那个男人真正是她的初恋,可结果,借了之后,男人再也不见,钱也不见,那次她就发誓,再也不借钱给任何男人。

  “对不起,我从来不借钱给别人。”

  “我算不上是别人吧,别说是借了,就算是我拿你的,又怎么样?”高行的眼神突然变得迷离,一只手盖在唐微的手背上:“再说,你老公在北京做生意,两万块钱一定是小意思的。”

  那一刻,唐微一厢情愿甜蜜的梦彻底被击得粉碎,她缓缓拿起咖啡,狠狠把高行脸泼成灰白色。

  痛快地离开爵士岛,周围的男男女女都在朝她发愣,唐微顺着楼梯一层层的走下去,原来已婚的女人在某些男人眼中的价值,要么在乎身体,要么在乎金钱,自己竟天真的认为真有初恋一说,不过是个骗财骗色的幌子罢了。没想到,这最后一杯咖啡,喝的还真有味道。

听遢说%20 %20  或真或假的故事

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

长按,识别二维码,加关注

欢迎微信转发,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

微信号:听遢说(ttsaying




频道热点